阿爾古城─梵谷生命中的創作泉源 

  Hommage a`Grand Peintre Vincent Van Gogh

Arlesc'est une ville tres Photographiques et Artistiques

2007-7-5-阿爾古城Arles-18-6-2

2007-7-24-阿爾古城Arles-56   

撰文與攝影//留法藝術家紀國章教授

Text and Photos by Artist Kuo-chang CHI

在給弟弟的信上,梵谷寫著:「阿爾Arles對我而言,充滿了澄淨的大氣和歡樂的色彩。」
適時溫暖內心孤寂的熾熱陽光,讓梵谷找到了充實內在心靈的家;
在阿爾,他完成了三百多幅油畫作品,可說是一生繪畫創作的巔峰時期。

為了尋找另一種光
西元1888年2月,在友人羅德列克等人的勸說之下,梵谷從晦暗陰冷的巴黎,來到陽光燦爛的阿爾。他寫信告訴友人:「阿爾古城的這片土地,空氣清澈、色彩明亮,河水在風景中描繪出翠綠及晶瑩的藍色斑點,宛如錦畫中的景致,特別是黃色溫暖的太陽真是美極了。這一切、一切的自然景物,讓我的創作意念源源不斷,全心全力投入繪畫創作。」

「阿爾的太陽」加速了梵谷繪畫作品的成熟﹗
位於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省陽光普照的阿爾古城,不但是全球舉世聞名的國際攝影節聖地,又是印象派大畫家梵谷、高更、塞尚找尋靈感泉源所在,也是許多考古學家、藝術家、詩人、觀光客找尋古代遺趾和追緬古羅馬建築藝術的起源地,它更是普羅旺斯省的精神靈魂所在,這其中,又以在此尋獲發揮內心創作力量的梵谷最具代表性。

 2007-7-24-阿爾古城Arles-62-2

不管是當年的梵谷時期,或者是現今的旅遊勝地,當我們從巴黎搭火車直奔風和日麗的阿爾,可以清楚地察覺窗外自然景觀的變化──起伏的山坡種植著葡萄和橄欖樹,以及蔚為奇觀的大片向日葵花海;在與希臘天空一樣湛藍的蒼穹下,黑色的柏樹在柔和的微凡中彎腰,空氣中彌漫著薰衣草與松樹的香味,還有無數整齊的紅色石牆和磚瓦屋頂的低地農舍。如果是早春時節,景致的差異將更為明顯,因為當巴黎的天空還是烏雲密布、灰沈沈的時候,南部的普羅旺斯卻已晴空萬里了。

當梵谷抵達阿爾時,法國南部仍然下著小雪,但巴丹杏卻已開花。幾天之後,阿爾的天空就被熾熱的陽光照耀成一片清朗的藍,使梵谷為其周遭的明亮熱情深深吸引﹗來此地不久後,他寫信告訴友人:「阿爾古城的這片土地,空氣清澈、色彩明亮,水在風景人描繪出翠綠及晶瑩的藍色斑點,宛如錦畫中的景致,特別是黃色溫暖的太陽真是美麗極了,這一切、一切的自然景物,讓我的創作意念源源不斷,全心全力投入繪畫的創作。」

阿爾小鎮是梵谷心中的太陽

在梵谷短暫的繪生涯裡,能真正被稱為成熟期的,就只有在阿爾及聖雷米時期;在一封給弟弟迪奧的信上,他寫著:「阿爾對我而言,充滿了澄淨的大氣和歡樂的色彩。」由於天空澄淨明朗,再加上適時溫暖梵谷內心孤寂的陽光,空虛已久的他,找到了可以充實內在心靈的家。在阿爾短短的1年3個月期間,完成了三百多幅油畫作品,其創作量遠比巴黎時期更為豐富,可說是他一生繪畫創作的巔峰時期。或許就連梵谷他自己也未曾預想過,此地「阿爾的太陽」竟是促進、加速了他作品成熟的媒介﹗它那耀眼奪目的陽光,輝映在他那畫布上的向日葵,正是梵谷內心真誠、由衷的禮讚。

法國向日癸-2   

當梵谷到達法國南部阿爾不久,其健康上與精神上都得到安定,所以每天一早便外出找尋繪畫題材與創作靈感,當夜晚來臨時,梵谷則是待在屋內用心拚命地畫到很晚。尤其是四月份果樹開花時,梵谷的心裡更是盈滿了充實感,對眼前春天百花盛開的美景讚歎不已。
1888年夏天,為了歡迎他所崇拜的畫家高更(Paul Gauguin)來訪,梵谷畫了一連串的畫作裝飾他的小黃屋,其中,便有一系列的向日葵畫作,這一主題的作品在他的繪畫生涯中,占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其價值並不僅止於室內裝飾而已,而當高更抵達梵谷的黃色小屋時,看到牆壁四周貼滿梵谷的向日葵畫作,高更驚喜地對梵谷說道:「這才配稱為花」,可見高更對梵谷的向日葵畫作是讚不絕口。

法國向日癸-1-1   

大量使用黃、藍兩色
在此阿爾時期,梵谷一再使用黃色與藍色色系,想必是與阿爾古城的生活環境、湛藍的天空、熾熱的黃色太陽、以及蔚為壯觀的向日葵花海有著絕大互動的關係。當時一位知名藝評家伯納.德利維爾也對梵谷濃厚色彩的油畫作品讚賞不已。其次,在這一連串的畫作中,可以明顯看出此時期的梵谷作品風格的一大轉變,擺脫視繪畫為單純複合陳述的傳統觀念。

可惜,到了最後,梵谷仍然擺脫不了內心的鬱悶與外來的壓力,也或許是孤僻的性格使然,1888年12月23日,他用剃刀割下自己的右耳,並在被認定為精神異常後,於隔天住進阿爾市立醫院。其間雖也曾一度出院,不久後又再次病發入院,直到隔年5月移居到他所挑選的聖雷米精神病院(Saint-R'emy-de-Provence)為止。往後人們就根據他在住院期間所描繪的《阿爾市立醫院的庭園》,以及給弟弟的信中對這座庭園的詳盡描述,而將此座庭園復原為他生前的模樣,就連牆壁、樑柱、天花板,也都漆上他最愛的土黃色,並開設了一間以「梵谷」為名的畫廊和書店。

阿爾小鎮吹拂陣陣梵谷風
今天的阿爾小鎮到處吹著「梵谷風」,舉凡與他有關的人、事、物,都少不了他的名字──他住過的「黃色之家」,成了「梵谷.文生旅館」;他畫的「星空下的咖啡屋」,變成「梵谷咖啡餐廳」;而在阿爾所住的市立醫院(Hotel Dieu),現在是「梵谷文化廣場」、「梵谷紀念畫廊」及「梵谷書店」;就連後人因緬懷而創設的「阿爾梵谷基金會」(Foundation Vincent Van Gogh,Arles),也以其知名畫作《椅子和煙斗》做為吸引後世的文化招牌。

  2007-7-24-阿爾古城Arles-115(梵谷咖啡館).jpg

揮灑生命中血淚的繪畫巨匠
縱觀悲慘世界的梵谷生命裡,在這短短的十年繪畫生涯中,他真正有所發揮、亦即繪畫創作生命的巔峰時間,就只有在南法普羅旺斯省境內的阿爾及聖雷米,這短短的二年四個月期間。然而在這不到三年的期間,梵谷熾熱地燃燒著自己的生命,在繪畫上展現耀眼的光芒,創造出一個前所未有的、全新充滿激情的繪畫風格,並以巨匠的風範,盡情地揮灑著生命中的血淚,其一生為追尋藝術創作的那份瘋狂執著的精神,是絕對值得後世從事藝術工作的我們,所效法與學習。

↓印象派大師梵谷1888年曾經住過的阿爾綜合病院,現已改為梵谷文化會館與展場~ 2007-7-5-阿爾古城Arles-28-1(梵谷文化中心)  

一趟無限驚奇的南法藝術文化之旅
由巴黎經由里昂到普旺斯的阿爾古城旅行,有多種不同的途徑可抵達,不過搭乘迅速、舒適、便捷的法國T.G.V.高速火車(一般俗稱子彈火車,因它以平均時速高達330公里的速度前進)應是最佳選擇。

而不管您是在巴黎市區的里昂車站或是從巴黎郊區戴高樂機場內新建落成的機場T.G.V.火車站搭乘,在車行約3個小時後,您便可以察覺窗外的自然景觀出現相當大的變化,它那起9伏的山坡開墾成種植葡萄和橄欖樹的梯田,以及整片蔚為奇觀的向日葵海王那片與希臘天空一樣湛藍的蒼穹下,黑色的柏樹在柔和的微風中彎腰,到處可聞到紫色薰衣草、松樹與橄欖的香味,還可以看到無數整齊的紅色石牆和磚瓦屋頂的低地農舍,此時的您已悄悄地進入南部的普羅旺斯!如果此時是早春時節,景致的變化將再為明顯。當巴黎的天空還是烏雲密佈、灰沈沈的時候,這裡卻是晴空萬里,太陽和煦地照耀著大地。

從巴黎里昂車站駛出的T.G.V.子彈火車約3個半小時便可達亞威農(Avignon),我們在此下車,換乘普通列車,約20餘分便可抵達古都阿爾小鎮。

2007-7-24-阿爾古城Arles-58-1  

阿爾車站是座優的鄉間車站,在中世紀時,阿爾是處水運與貨品交易的中心地,更是普羅旺斯地方首屈一指的城市。雖然在進入現代以後,其地位被其他幾個後起的都市所取代,但現今阿爾古城的舊市街均看不到現代的建築物及喧囂的汽車,而當我們進入這座古老城鎮時,彷彿又再度回到中古世紀,那種可以遠離塵囂與現代世界所有紛爭的感覺真的非常好、非常地祥和,是一處極適合渡假與寫作的好地方。

走在車站到市中心唯一的一條道路上,沿路便可以看到中古世紀城牆及城門的遺蹟。其正前方,面對長滿懸鈴木的拉瑪提尼廣場,原本有一棟大家梵谷曾經住過,名為「黃色之家」的屋舍,但是在當年美軍的炮轟之下已不見蹤影;爾後在「黃色之家」的舊跡,重新搭建一棟黃色的建築物,就是目前冠上以梵谷之名的餐廳旅館(Hotel Terminus & Van Gogh)。

古老城鎮 歷史風韻
此地城門的名稱是騎兵門,其左右相連著的城牆是中古世紀的產物,在十六世紀時曾被改建,是舊市街北方的門戶。由於舊市街十分狹窄,建議徒步參觀。進入舊市街,映在眼前的是暗橘色磚瓦的屋頂、膚色的灰泥牆以及窗邊種植紫色、紅色九重葛爭奇鬥艷的屋舍。從懸鈴木葉縫投射下來的陽光,將亞耳古鎮的步道染成淡綠色;人們在路邊色彩繽紛的遮陽傘下的咖啡座,悠閒地交談、休憩。梵谷曾經看過日本的浮世繪,因此說道:「阿爾的色彩,好像日本那麼美!」實際上,阿爾的生活景致,與日本是全然不同的。

2007-7-24-阿爾古城Arles-56   

從騎兵門往前走約五分鐘路程,便會在眼前出現一座巨大的石造建築,這是西元前1世紀末葉,花了六年時間建造的圓形競技場(Les Arenes),與著名的義大利羅馬圓形競技場相較之下,阿爾的歷史遠比羅馬多了100年的光陰,是當今全世界最古老的圓形競技場之一。這座圓形競技場由六十多根巨型拱廊堆疊成三層建築的古羅馬圓形競技場,其長徑約136公尺,短徑約107公尺,呈橢圓形狀,觀眾席約可容納近3萬人。但由於後世的石材掠奪,最上層的柱廊已消失蹤影,現今只剩下下面兩層。儘管如此,它和周遭四、五層的民宅相較之下,看起來依然是雄偉巨大。

西羅馬帝國滅亡之後,此座圓形競技場就被當做城塞使用,後來又演變成200戶人家居住的集合住宅,其內部甚至增設教堂和商店街,儼然形成一座小城鎮。不過,幸好此地被轉用為集合住宅區,因而免除石材掠奪的危機。到了1825年,在去除後人加的建築之物,這座古代圓形競技場再度展現狀觀的全貌。

↓登上世界文化遺產橢圓形競技場便可鳥瞰阿爾古城美麗風貌2007-7-24-阿爾古城Arles-69-2  

保存完整的古羅馬建築
12世紀時,在圓形競技場屋頂的三個地點增建角塔,由於歷史悠久,因此被法國政府列為國家歷史文物建築保存至今。爬上高塔,除了可以窺得阿爾市街全貌,還可以目視到隆河的對岸。而言座圓形競技場,如今成為鬥牛、表演歌劇,或是戶外舞台劇的演出場所。

2007-7-24-阿爾古城Arles-76-3在圓形競技場的正西南方,有一座在奧古斯都時代、西元前25年左右興建的戶外劇場,當地人稱之為古代劇場(Theatre Antique)。但由於後世的石材掠奪,觀眾席上方已不見蹤跡,這座劇場的原始規模是設定容納1萬2千人,舞台長度長達102公尺。昔日的佈景舞台(兼具舞台背景及裝飾的建築)是高四層樓的壯麗建築物,當年在上方並列著雕像,但目前第一層的石柱只剩下兩根。昔日羅馬時代戶外劇場佈景舞台到底有多大,只要前往位於阿爾北方約60公里的奧朗日市(Orange)的戶外劇場。
   

典雅的羅馬式藝術建築
在越過古代劇場(Theatre Antique)兩根石柱稍遠處,便可以看到聖特羅菲姆大教堂。這座戶外古代劇場裡的石材,大多被移作其他建築物的建材,其中,以聖特羅菲姆大教堂(Saint Trophime)的用量最為龐大,它被譽為普羅旺斯省最偉大、典雅的羅馬式藝術建築,特別是正面及迴廊的柱頭雕刻更是著名。

從大教堂前的廣場向西,進入行人徒步區的共和大道,現代化的服飾店、禮品店並列街道兩側。在這條路右側有一座阿拉藤博物館(Musee d'Arlaten),普羅旺斯地方語意乃指阿爾博物館,這是提倡普羅旺斯方言及復興傳統文化的詩人米斯特拉所創立的民俗博物館,他將1904年所獲得的諾貝爾獎金全數捐出,致力蒐集逐漸被遺忘的普羅旺斯生活文物。

羅馬時代的地下迴廊
從其左外側繞到後方,便可看到一座外觀並不太起眼,但內部卻蘊藏保存著羅馬時代地下迴廊的基督教美術館(Musee d'Art Chretien),一樓展示著許多雕刻精細的石棺,建議對古代歷史有興趣的遊客,絕不可錯過位於從館內沿石階往下行,可窺探羅馬時錯代的地下迴廊。這座迴廊呈馬蹄形狀,是昔日市場廣場的地下街,據傳此處曾是炎夏避暑的散步走廊,也有人推測它是一處倉庫用地。

在迴廊底層,還有羅馬時代的下水道管線,2000年的今日仍然被持續沿用著;其下水道的直徑約3.5公尺,由地面往下挖出一部份,由此可得知其當年原貌。沿著地下回廊行走,透過古代的通風口,可以聽到廣場上人們的談笑聲;而上面的廣場,目前也保持「市場廣場」的名稱,其四周環繞著咖啡店及餐廳。據說羅馬時代的市場廣場十分寬闊,而目前的廣場只不過是它的一小部份而己,普日裝飾古代神殿壯麗列柱廊的一部份,現今則被當作面對廣場的旅館玄關,前面有一尊詩人米斯特拉之像。從廣場北側沿著舊市街獨特的羊腸小徑往前行不久,就會走到君士坦丁宮殿特魯依大浴場(Palais Contantiin-Thermes de la Trouille),這是在西元4世紀前後,君士坦丁大帝時代所建造的宮殿與公眾大浴場的遺跡,目前只剩下部份的大浴場。

離開此地,緊接著前往的是背對著隆河的雷特博物館(Musee Reattu)。這座建築物是當年十字軍中的一支,在聖地集結成武裝修士會聖約翰騎士團的分院。但由於聖約翰騎士團接二三地被逐出根據地,最後終於在馬爾他島落腳,所以又被稱為馬爾他騎士團。這棟建築就是在這種情形下於15世紀興建的,不過現今此博物館所展示的藝術品,大都是16世紀到現代的繪畫、版畫、素描及雕刻作品。此外,另有畢卡索的素描畫、全球知名攝影家的作品(配合每年7月的阿爾國際攝影節)以及騎士團的事蹟展示等。

漫遊市街,尋訪梵谷─
接著,我們將目的地轉往舊市街的南方,從前述的阿拉藤博物館前方往南側,有一座梵谷文化中心(Espace Van Gogh),這是紀念梵谷的文化會館,之前是市立醫院所在地。梵谷於1888年12月23日,用剃刀割下自己的右耳,被認定精神異常後,隔天便被收容在這所醫院。其間梵谷一度出院,不久再次病發入院,一直住到隔年5月份,才移居到他所挑選的聖雷米精神病院為止。往後人們根據他在住院期間所描繪的「阿爾醫院的庭園」,以及給弟弟西奧的信中對這座庭園的詳盡描述,而將這座庭園復原為梵谷生前的模樣。

由梵谷文化會館往前,即是舊市街的盡頭。緊接著來到懸鈴木林蔭道路的里斯大道(Boulevard des Lices),透過葉縫投射下來的陽光,灑落在四周咖啡座林立的寬廣大道上。每逢星期三、六的早晨,沿著這條里斯大道兩旁的人行步道,便有傳統的市集,販賣蔬果、花卉、香料、傳統手工藝品,以及各式各樣的麵包、乳酪、香腸,特別是數十種普羅旺斯式浸泡過的橄欖,是此地居民也是法國人餐前酒配料的最愛。而在此空地內側,有棟十分顯眼的樓閣,是旅遊服務中心所在地。

由里斯大道向東走,北側是綠意盎然的公園,裡面有座「無耳梵谷」的頭部銅像;公園盡頭,地上突起的岩盤上連接著城牆。因亞耳的城牆從羅馬時代以來,歷經數度破壞重建,據稱附近的的城牆是古代末期的產物。

從城牆的角落向右轉,前往探訪雷薩利期坎(Les Alyscamps),這是從羅馬時代至十五世紀,占地遼闊的墓地遺蹟。由於此墓地沿著羅馬帝國的奧里安街道,兩旁盡是雕刻精緻的石棺,十分壯觀,所以從古代,此地便是一處著名的名勝。且因為在進入基督教時代之後,由於在阿爾殉教的聖裘列及聖特羅菲姆葬於此地,同時也發生許多靈驗的神蹟,而使得人人都希望死後能葬身此地。爾後,便有許多人不遠千里將遺骸運到這裡,他們從隆河上游把遺骸放入船形的棺木,裡面放些給埋棺工人的酒錢,然後讓棺木沿著隆河往下流。當地工人輪流在阿爾橋上守候,只要看見隨波逐流的涫木,便會將棺木拉上岸,取出酒錢後,將棺木抬到雷薩利斯坎埋葬。

由於昔日的雷薩利斯坎的範圍一度向四方散佈數十公里,如今卻只剩下其中一小部份。當此地失去墓地用途之後,到數百年間,許多擁有美麗雕刻的石棺便大量地被人盜取,而殘留至今的精美雕刻石棺,目前則被收藏在前述的基督教美術館。

而現今的雷薩利斯坎,在茂密的樹陰下,排列著未經雕刻的石棺,雖然顯得大點落寞,但卻也散發出一種難以言喻的風情。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梵谷似乎對此景象特別喜愛,他曾經在對岸的堤防,描繪林蔭道路、石棺及散步的人們。且在當年梵谷與高更尚未交惡時,高更也曾陪同梵谷來此描繪雷薩利斯坎的景致。

儘管現今的阿爾小鎮,已不復以往在普羅旺斯省地方的崇高地位,但它曾經孕育出無數重量級藝術家們的創作靈感,光是印象派巨匠梵谷在此文化聖地短短的1年3個多月,便創作完成三百餘幅油畫,同是印象派大師的高更、塞尚等也都一一前來此地做短暫停留,由此可見阿爾古城的確激發、開啟許多藝術家的生命創作泉源;再加上阿爾古城所擁有保存完好的羅馬時期及中世紀的古代遺址、古蹟,以及各時期的建築風貌等等,都足夠讓後代的我們來感懷、追緬先人所努力建造的果實遺跡,而中學習與感悟。

別具意義的阿爾傳統服裝節
地處法國南部陽光普照的普羅旺斯省阿爾古城,為了保存並推廣過去特有民族性的傳統文化,每年夏天都會在阿爾古城舉辦普羅旺斯省19世紀傳統服裝節。而為了推廣固有的地方性母語-普羅旺斯語言,在舉行古老傳統服裝節的同時,會每三年挑戰出一位才華洋溢、並同時可以流利地道出普羅旺斯省地方母語文化的『皇后』與六位公主。

 法國普羅旺斯傳統服裝節-8.jpg

法國普羅旺斯傳統服裝節-2.jpg 

其所參與之團隊主要來自普羅旺斯省各鄉鎮、或是延伸出去的其他鄉鎮。在節日當天,近萬名身著19世紀傳統服飾的男女,在鼓號樂隊的助陣下遊街表演,頓時使得阿爾古城彷彿重回19世紀當年的梵谷年代。

藝術交集,地位神聖
古代的阿爾,是位於地中海上溯隆河約20公里的河港。而通到高盧內陸的隆河水運及地中海水運,都會在阿爾交會連結。由於野心的驅使,當年羅馬人為了掌控幅員遠闊的領土,而全心致力於街道的建設。其中從義大利經過南高廬通達伊比利半島的奧里安街道,也是主要的街道之一,其間並通阿爾。連結地中海、隆河,由奧里安街道串連的阿爾,正是水陸交通的重要樞紐。

阿爾是由希腦人的殖民市馬賽分歧而出的殖民市,自羅馬抬頭以後,阿爾大多採取親羅馬的政策。在當時(西元前2世紀至西元前1世紀初),羅馬共和體制中最高領導者馬留斯,對阿爾的政策有相當高的評價,甚至看上阿爾的戰略價值,進而大力支援,在地中海的佛斯灣和亞耳之間興建直接連結的運河,便是其中之一。隆河水流湍急、泥沙堆積,航行其間的船隻飽受擱淺之苦,而由於運河的開通,大大地解除這困擾許久的問題,也使得阿爾港的功能發揮到最大的功效。

這條運汀歷經數次修建,形成今天所見的風貌,例如在梵谷的畫作「蘭格羅瓦橋」便是這條運河上的吊橋。舊橋於1926年毀損,現今的橋樑則是在之後重建的,而附近還有一座與舊橋同一時期興造的橋樑。梵谷在其畫中描繪著過橋的馬車,以及在運河旁洗衣的女子,畫面充滿躍動感,如今附近一帶幾乎不見人煙,四周一片寂靜。

接著下來,讓我們先從位於阿爾正南方近郊的蘭格羅瓦橋開始,開車或租輛自行車在阿爾周邊踏青一圈,或許您將發現一大片廣大的向日葵田及法國南部普遍的麥田風光,這些區域在幾個世紀以前,便是一大片沼澤的區域。

 2007-7-24-阿爾古城Arles-62-1.jpg 

在阿爾古城找尋藝術靈感
儘管現今的阿爾,已不復以前在普羅旺斯地方的崇高地位,但它曾經孕育出無數藝術家們的創作靈感,因光是梵谷在此短短的一年三個多月所創作完成三百多幅油畫及它所擁有、保存完成的古羅馬時期及中世紀的古代文化遺趾、古蹟、當年保存良好的建築風貌等,都足夠讓後代的我們,來感懷、追緬先人所努力建造的果實遺跡,而從中學習與感悟。現今的阿爾古城不只是全球考古、歷史、人類學家研究古羅馬歷史與古代遺址的重要起源地,更是全球攝影家、畫家、文學作家、詩人與藝術家年年相約聚會的國際舞台,這裡除了有全球最重要的阿爾國際攝影節、普羅旺斯省傳統服裝節、電影節、專業攝影師年會、音樂戲劇節、無以數計的音樂會、戲劇表演,以及春夏間的西班牙式傳統鬥牛表演活動之外,就連法國唯一的國立高等攝影學院也創設於此,可見這個保有古代帝國遺風的阿爾古鎮,其不可磨滅的聖蹟、藝術美學環境以及質樸的民風,絕不是任何新興的現代化都市或大都會所能取代的,甚至到21世紀的今日,在法國、歐洲以至於整個地球村,有其不可磨滅的神聖地位。

法國Arles阿爾古城對我個人而言也是深具義意喔!因為1997年盛夏,我接獲法國文化部與法國阿爾國際攝影節主辦單位的邀請,攜帶『黑白律動』影像創作系列,在歷史最悠久、全世界最重要盛大的第28屆法國阿爾國際攝影節(Les Rencontres Internationale de la Photographie d’Arles 1997),舉辦我生平的首次國外攝影個展;此極為重要的國際攝影盛會,乃是當時近20年來,首度有台灣本土的攝影藝術家站上這片、被世人公認為全世界最重要的國際攝影舞台。而由於此色彩三部曲之第二部曲『黑白律動』,在法國阿爾國際攝影節一個多月的展出期間受到法國及歐洲攝影藝術界關注的眼光及媒體的詳加報導,而在日後促成巴黎國家圖書館、法國國立尼普斯攝影博物館、巴黎市立現代美術館、巴黎密特朗國家畫廊、巴黎柯洛貝Colebert國家畫廊、法國吐魯斯市立水城堡攝影美術館與義大利國家網路美術館等重要的當代美術館,對我個人的攝影藝術作品的重視典藏與日後的邀約展覽~~。

BOX梵谷小傳:
梵谷v.s阿爾 Van Gogh v.s Arles
後印象派~文生.梵谷 (Vincent Van Gogh) 1853-1890
1853年3月30日,荷蘭格魯.榮達(Groot Zundert)教區的牧師家裡一片忙亂,有人祈禱,人有盼望。牧師迪奧多雷斯.梵谷的妻子即將臨盆。去年的同一天,她生下一個死產兒,本打算取名文生.威廉(Vincent Willen)的,這次生的孩子也取了同樣的名字:文生.威廉。
2000年7月8日,波音747客機飛抵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梵谷父母的國度,此刻正是旅遊旺季,在眾多吸引觀光客的好點子裡,「梵谷」只是其中一點。許多人可能知道阿姆斯特丹市區裡坐落著「梵谷美術館」(Van Gogh Museum),除了收藏豐富的梵谷畫作外,還陳列著許多梵谷的速寫、草圖及他的書信,但鮮少有人知道梵谷也曾在海牙(DEN HAAG)居住過。嚴格的教育使他成為一個正直不苟的年輕人。
1869年7月30日,由於桑叔叔的介紹,梵谷前往海牙工作,當一名銷售複製品的店員,今天這家分公司的信紙箋頭上,還特別標明是以前的「文生.梵谷畫店」。
沒有色彩繽紛的鬱金香花田,也沒有鄉村風味十足的風車,海牙唯一讓人聯想到的只是荷蘭中央政府的所在地。年少時的梵谷曾畫了一幅海牙皇宮池塘的景色,蕭瑟的樹枝下三三兩兩的行人,和今日繁榮熱鬧的海牙街景無法連結在一起。今日的海牙融合了現代與古典的建築特色,使它不僅充分展現出大城市應有的知性美,更擁有阿姆斯特丹少見的優閒隨性。或許是因為臨海的地理位置,使得這裡人們行走的步屐像是帶著海浪的輕波,一切,慢慢來,這才是人生,海牙說。在海牙市立博物館,梵谷的畫安靜地看著。
1875年春天,他到了巴黎,在蒙馬特租了個房子。他看了法國畫家柯洛(Corot)的畫展,參觀了羅浮宮和盧森堡美術館。但這些活動,都無法驅散開始縈燒在他腦中的神祕玄想……。12月底,便離開了巴黎。
1886年,迪奧(ODORE VAN GOGH)把哥哥安頓在自己的小公寓裡。文生在巴黎的最初幾個星期,首次見識到印象派的作品。
1888年2月20日,文生抵達法國南部的阿爾(Arles)……,他在巴黎時就說過,他有預感「有一天會畫些東西,表現一點嬌豔,一點青春」,我自己的青春是早已經過去了,他到阿爾來,就是為了畫出這類的作品。
如果以為「阿爾」只不過是梵谷短暫一生中的一個落腳點,那你肯定並不認識梵谷。在梵谷的生命中,創作量最豐沛的階段就是在阿爾期間。阿爾的風景適合運用色彩,梵谷曾說過。一幅又一幅色彩顫動,光芒燦爛無比的畫作,諸如《隆河上的星空》、星空下的咖啡屋》、《黃色小屋》、《有馬車的曳起橋》、《阿爾市立醫院的庭園》、《向日葵》等,都在在證明了梵谷的藝術生命在此地著著實實地被充足的阿陽光、生動的風景所燃燒。他的作品包含著深刻的悲劇意識,表現強烈的個性和在形式上的獨特追求。他以環境來抓住物件,重新改變現實,促成了表現主義的誕生。他直接影響了法國的野獸主義、德國的表現主義,以至於20世紀初出現的抒情抽象肖像。
  梵谷生於1853年荷蘭布拉邦省(Brabant)的小鎮赫崙桑得(Groot-Zundert),從小深受法國藝術氣息薰陶。自從西元1888,搬到普羅旺斯省的阿爾勒城(Arles)以後,梵谷藉由作畫來紓解他內心裏的矛盾,以平衡他在現實生活中所遭受到的挫折,此時的畫作產量也漸漸增多。梵谷最被人稱道的就是對於光與顏色的處理。由於他的筆觸相當的重,所以常常在畫布上留下一層厚厚的顏料。但是他一生從未因他的作品而致富。梵谷死於1890年,享年只有37歲。
在梵谷的畫作中,最精彩也是創作量最豐沛的時期,就是他停留在法國南部普羅旺斯省的阿爾Arles期間所創作繪製的,阿爾的陽光、色彩、朋友讓梵谷的藝術創作才華發揮的淋漓盡致。
1888年,梵谷深深地被南法的陽光所吸引,南下阿爾,以熾熱的內心畫出普羅旺斯的熱情,也燃燒盡了自己!他不眠不休地畫,火焰般的色彩,直接擠上顏料、快速揮灑的奔放筆法,短短的一年三個月中 ,總共完成三百幅油畫,一百多幅水彩與素描,並留下兩百多封書信,在他寫給友人的信中曾描述:「在我眼裡,此地的鄉間氣息、色彩絢麗寧靜,可與日本媲美…」阿爾Arles歲月真是梵谷藝術生涯的巔峰期!

紀國章老師2005出版專書-3(旅遊文學書).jpg 

全站熱搜

紀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